一 座 桥 的 距 离

编辑发布:网站新闻编辑部   时间: 2021-09-03 【字体:

陈莉  莫鹏


  “涛娃子,最近家里怎么样?婆身体不好,你是家里的唯一的男子汉要多替阿妈和婆干些活路儿,阿爸昨天往家里汇了一些钱,记得要带婆去看病呀......”

  男孩紧紧攥住电话,听着电话那头父亲关切的声音,好几次欲言又止。“好的好的,阿爸,家里母猪又下了几只崽儿;我们学校又来了一个支教的男老师......”男孩仿佛想在有限的时间内把所有的话向父亲述说完。

  “好,我这边还忙,没什么事就先挂了。”

  父亲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急促,男孩感觉到父亲要挂电话了,终于忍不住的喊起来,“阿爸,前些天张伯坐滑索过河时摔了下去,听阿妈说……掉进去再也没有浮起来了。阿爸……”男孩带着几分哭腔的说道。

  电话那头,沉默了好一会儿,然后叹了口气,半晌后才说道:“你一定要好好读书,只有读好了书,才能走出大山,到了城里,才有出头之日......阿爸马上要上工了。”说完便挂断了电话。

  父亲看了眼繁华的大都市,交通纵横的柏油马路和高楼林立的街道,衣着光鲜的行人们,每个人都在上演着自已的故事。这是大山外面的世界,而他只是城里的一名农民工,除了每天在工地上拼命挣钱,然后每月往家里汇钱,其他家里的一切都帮不上忙。


  男孩慢慢的挂断了电话,走出了村委会。他听完父亲的话,心情久久不能平息,一遍又一遍地坚定的告诉自己:知识改变命运,只有刻苦学习,走出闭塞的山村,去见识层峦叠嶂外的大千世界,才是全部的目标。

  男孩今年十岁,住在贵州的一个贫困山区里,家里只有奶奶、母亲和他三人,而父亲为了家里的生计常年在外打工,这是山区里很多家庭的现状。

  当地属于喀斯特地貌,多山。村子数百年来一直被村前宽近百米的河流阻隔,没有桥没有大路,都是狭窄的山路,进出要爬很高的山,去一次镇上最少要步行2个多小时,严重制约了村民生产生活和当地的经济发展,被当地人称为“悬崖上的村落”。出行最便捷的便是在崇山峻岭间的大峡谷中坐简陋的滑索过河,只是这滑索无比危险,一不小心便会摔入河中甚至山谷深渊里。

  男孩的一位族伯,便是前些天乘坐滑索去镇上时,滑到中途,因为常年磨损过度的麻绳突然断裂掉进了河里,湍急的河水一下子就将张伯冲走,再也没了消息。

  这条养育了村里一代又一代人的河,也把村子和外界隔成了两片天地,成了大家出行的最大阻碍。几十年来,几代村里人想自己修桥,却因山势陡峭,出过几次事故而不得。 

  虽然大家都很悲痛和恐惧,但滑索却是村民们外出的必经通道,尽管危险,也不能舍弃,只好自我安慰的想着或许只是张伯运气不好,下次小心一点就行了。


    多少年来,村民望河兴叹,修建一座跨河大桥成了他们最为迫切的愿望。 

  某日,男孩如往常一样和母亲在地里挖着洋芋,回来的路上看见几个陌生人进了村委会。后来听村长媳妇张婶子说,县里要来村里建桥修路了。这可是村里人几代人的愿望啊,多年来村民们的希望终于可以实现了。得知消息后,村民们奔走相告,高兴得都像要娶新媳妇一般。  

  甚至有的村民们早早的盘算着,等桥修好之后,去镇上卖两头羊,再给家里添辆三轮车,做点小买卖,过些年再把家里房子一翻新,日子肯定会好起来。

  包括男孩,他的心中也有一株“小火苗”在燃烧,那是他一个小小的希望。 

  不久后,工程队进场测绘、定点、修便道、进机械设备了......,桥梁建设在一步步顺利进行中。

  修桥成了村里最大的新闻,大家茶余饭后都喜欢过来溜达溜达,看看施工到了哪个阶段。自从动工以后,村民们积极出工、出力,自愿加入到了建桥的队伍中。往年,村里的很多年轻劳动力都外出打工了,但现在,大部分人都选择留在了村里,加入到了这座桥的修建中。

  听说大桥正好要路过男孩家,桥头距离他家仅一公里,从此后男孩每天乘滑索去学校上完课,便一刻不歇的小跑回家。他总喜欢坐在施工场地边的小山坡上,托着小脸,兴奋而又好奇的看着工地上繁忙的施工人员和来往的车辆。看着那高大的机器和在工地忙碌的人们,轰隆隆的机械声和飞扬的灰尘,并没有让这个充满好奇的男孩感觉不安,反而无比兴奋。有时候一坐便是好几个小时,总会被阿妈拧着耳朵拽回家。


  日子,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了。

  无论刮风下雨,每天小男孩都会准时出现在山坡上。工地上一如既往的繁忙,到处是工人们忙碌的身影;罐车、运输车辆来来回回;白天,钢管支架上、承台上、钢筋笼下,工人们熟练的进行承台钢筋绑扎;处处焊花飞舞,弧光闪烁,工人们一个个皮肤黝黑、汗水涔涔。 

  看着挖掘机不停地舞动着巨铲,听着机械轰鸣声在山谷中此起彼伏。男孩觉得声音无比美妙,比阿妈教过的任何一首山歌都要动听。

  时间长了,工地上的测量员和工程师们也对这个不爱说话,总是托着腮对大桥施工无比好奇的男孩产生了兴趣,在工余之时也会抽时间跟他一起聊天,会经常拿些纸和笔送给男孩,还给男孩讲詹天佑和一些建桥修路英雄的故事......

  从古时的鲁班、李春讲起,到当代的杨连第、史阜民等英雄建设者的故事,润物细无声地融入了男孩的心里,他在温暖而生动的故事中感到了向上和蓬勃的力量,一个个伟大的人物形象在他的心中树立起来。 

  男孩总会好奇的问哥哥们:你们都是大学生,为什么还要呆在我们这样的山区里来修桥呢?我们学校也来过好几个支教老师,他们也都是大学生,但来了没几个月就走了,你们自从来了以后就没有回过家,不想家吗?

  工程师小梁是个皮肤黝黑,来自农村的90后小伙,他笑着揉了揉男孩的头说道:“这里到处都是悬崖绝壁,我们的车在山腰的便道上穿行,稍有不慎,就会车毁人亡。不管是物资供应还是施工难度,都非常的高,每一天,我们都在与时间赛跑。你看,马上汛期快到了,一旦涨水,河床水位变高,河床变宽,会给我们的施工增加难度和风险。我们也想家,我们当中有的人已经好久没回家了,但我们的墩柱工程必须抢在了洪水汛期到来之前完成。集中‘兵力’,打好施工大干的‘歼灭战’,我们要保证工期不延长。咱们村里的老老少少还等着我们这座桥早日合拢呢。”

  他接着说:“你看,咱们这里青山绿水,环境非常好,只要桥通了,村里就一定会富裕起来的,这里的发展肯定会一年比一年好,到时候呀,你去城里看阿爸也会更方便的,我们回家也更快了,你说对吗?”

  男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


 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,山谷中的工地总是灯火通明,浩瀚的夜空繁星点点,工人们披星戴月,夜晚塔柱上的灯光成为整个山谷中最耀眼的星辉。

  微弱的星光撒落在山谷中,工地上一台台旋挖钻依旧在夜色中坚挺,轰轰隆隆的冲击着古老河床坚硬的岩石,用它坚硬的臂膀探索着山谷的脉搏。夜风呼呼的吹着,远处不时传来阵阵蛙声夹杂着清脆的蝉鸣,各种声音在宁静的夜空中交织着汇成了一首动人的歌,仿佛在述说着一段动人的故事。

  半年后,一根根白色的“水泥墩子”如雨后春笋般在河中心立了起来。

  一台台造型奇怪,如巨大的钢铁“怪兽”,缓慢延伸出“铁手臂”吊着重物,在空中循环起落。

  一台叫架桥机的“大家伙”伸着“前腿”带动挂载混凝土桥梁的“身体”,在空中从一个桥墩滑向另一个桥墩,吊起、平移。很快,T梁被安放到位,就像“搭积木” 般在山谷间完成了架设拼接。

  工程建设者们在崇山峻岭中创造着奇迹,高耸入云的塔吊,拔地而起的墩柱,湛蓝的天空和清澈的河水把远山与大桥统统倒映在碧绿的河水之中。 

  

  “通车了,通车了!”在大桥通车仪式的现场,村里所有人都来了,支教老师也特意带着全班学生来到现场,共同见证他们最期盼的这一刻。

  村长拿着写着“情系百姓需、架桥惠民生”的锦旗,交到了项目经理及建设者们的手中。

  男孩眼中绽放着光芒,从大桥的开挖到建成,他见证了这一切,跟着这座桥一同成长,他也从一名小学生,即将成为一名中学生。

  男孩站在桥上,远眺山谷中的瀑布及葱绿的山峦,穿过多层横亘于半山间的云雾,以往湍急的河水似乎不再那么恐怖了,大桥如一条“银龙”般将这座大山穿越,沿着山谷延伸而来。 

  支教老师看着欢喜的孩子们说道:“同学们,有时候贫穷到富有的距离并不远,只需要一座桥;从生到死的距离不远,中间也只隔着一座桥。‘一桥东西飞,天堑变通途’,因为横亘绵延的群山将我们与世隔绝,阻碍了我们的发展。然而这些建筑者,他们造了大桥,让我们的交通变得发达,因为这座桥,打破了我们山区的闭塞,让更多人有机会走向更广阔的世界。”

  男孩望着老师,意志坚定地说:“老师,我一直以为考上好的大学,以后进了城里,再去找一个很挣钱的工作,就能有出息,就可以让阿爸阿妈过上好日子。但是,我现在改变了想法,长大后,我也要像这些哥哥和叔叔们一样,当一名工程师,给家乡造桥修路建大房子,让我们的山村也像城里一样热闹,不再贫穷和冷清。”

  老师指着大桥:“这座桥是有灵魂和生命的,是这批建设者们用他们的汗水赋予了这座桥的使命、桥的情感、桥的情怀,是这些建设者用奉献创造了这座有‘温度’的桥。这不止是一座桥的距离,是今天与未来,是时代交汇的距离。”

  在桥的这一端,男孩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之路。


作者:五公司杭温铁路二分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