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日可期,风雨何惧

——记入职三两事

编辑发布:网站新闻编辑部   时间: 2021-09-14 【字体:

朱芳玉

    九月的无锡,是暑气和绵绵细雨轮番上场的时节。趁着不忙的功夫,我泡上一杯茶,静静数着窗台前如珠子般洒落的雨滴。还未及细品这份难得的宁静,就被一阵敲门声打乱了节奏。

    “小朱,麻烦盖个章。”

    “好的,登记一下吧。”

    进来的是计划经营部的邱来福,走时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微笑。紧接着光顾我们综合办“生意”的,是项目经理肖国。平日里,他总是以眉头紧蹙、举步生风、雷厉风行的形象示人,每次和他对话时,我总是怯怯的。直到他在入职座谈会上笑着和我们分享他自己入职时的一些趣事后,我才觉得“这也是一个可爱的人”。

    “家里有车吗?我现在要去现场,急!”

    “有,我马上安排!”负责车辆管理的唐振中一边回答,一边拨通了司机的电话。他做事总是踏实利落,因此也成为了项目部的“团宠”,对待大家各种生活中的诉求,唐振中都来者不拒,并且总能有个妥善交待。

    项目书记邵鲁现是个长相憨厚的山东汉子,经常能听到他在对面办公室里发出的魔性笑声。在今年疫情最紧张的那段日子,焦虑似乎传染了空气,书记却安抚大家:“心态放平,只要我们按照社区要求,积极做好防控工作就会没事儿的,大家不用太担心啦!”然后背着手哼着小曲儿就走了。但听他办公室里接连不断的打电话声音,“疫情”却是出现频次最高的字眼。

    那时侯,我们刚到项目部,台风“烟花”也来无锡报到,“赶鸭子上架”般地参与了防汛工作。购置防汛防疫物资、组织民工撤离转移民工驻地、防汛会议准备,人手不够时,我也充当“搬运工”,抱起一个个大箱子就跑,个头娇小的我,由此也收获了“女汉子”的称号。

   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“德尔塔”又来了。南京禄口机场距离无锡只有130公里,第一次我觉得距离病毒那么近,说不害怕都是假的。紧急采购和盘点防疫物资、在项目驻地入口设置疫情防控值班点、严格实行“日报告”机制、项目驻地实行封闭式管理、食堂餐桌加装隔板、多次有序组织全员核酸检测、每天定时对办公楼进行环境消杀。

    有了先前的应急经验,我也慢慢手脚麻利,和大家一起配合着做好各项工作,甚至和唐振中组起了消杀二人组的CP。每天晚上七点半,我们像万圣节讨要糖果解嘴馋的小孩一样挨个敲门,只不过手里提着的是84喷雾器,我负责敲门,唐振中负责喷洒。最炎热的八月,他背着20升的消毒水,跑遍6层楼的每个角落,需要40多分钟,豆大的汗珠顺着发鬓像漂流船一般滑下脸颊。

    入职的50多天里,不只有忙碌的工作,还有很多小幸福的瞬间。

    台风“烟花”的到来,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紧张和忙碌,还有更多的惊喜。这天的会议室一改往常的庄重,变作集体生日“party”,桌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还有两个大蛋糕,项目部97个人的名字整整齐齐地出现在蛋糕上。在这个集体生日“party”上,没有领导和下属,只有家人,“大家一起来唱生日快乐歌!”,项目经理肖国说着并起了个头,“祝你生日快乐~,祝你生日快乐~”,窗外狂风暴雨,会议室里不是那么整齐的歌声和欢笑声已把风雨声淹没。

    平日里我吃完晚饭最爱去的地方就是健身房,那里设施很齐全,不少人都会去运动,但很惭愧,我去健身房从来都是称体重。隔壁是职工活动室,有台球桌和乒乓球桌,是休息娱乐的“宝地”,物资部的殷强和实验室的邹巍巍正在打台球,殷强不紧不慢地找准角度、把台球杆对准球,轻轻一击,两个球碰撞出清脆的响声,目标球缓缓落入球袋。邻桌的张德强和宋小龙正在切磋球艺,和台球舒缓的节奏不同,乒乓球的节奏显得更加急促,两人反应迅速,动作敏捷,小小的球如闪电般在球桌上飞蹿。

     据说每个项目部都有“小黑和大黄”,我们项目部也有,不过它叫“挖掘机”,是一只漂亮的小白猫。“挖掘机”原本是打算浪迹天涯的,可是后来它觉得在项目部呆着挺好,每天都有漂亮小姐姐簇拥着,乐不思蜀,便在项目部安了家。因为是只工地猫,所以大家给它取名“挖掘机”。它是我们办公室的老朋友,因为箱子多,成了它的天堂,它总是在箱子间上蹿下跳,乐此不疲。忙里偷闲时,我们就会逗它一番。

    细数过往点滴,“惊喜和意外”的碰撞让项目生活丰富多彩、有滋有味,也令我不断成长蜕变。远眺前方,道阻且长,行则将至,行而不辍,未来可期!(审稿/邵鲁现)


作者:桥梁分公司无锡地铁项目部


本文作者在搬运防疫物资


唐振中在项目部及逆行防疫消杀


小白猫“挖掘机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