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下的一些个小故事

编辑发布:网站新闻编辑部   时间: 2020-03-25 【字体:

胡 林

归 来

  他是一名去年入职的员工,家乡在遥远的大山深处。自疫情爆发以来,该镇政府在辖区边界实行了交通管制,从前川流不息的公路陷入了沉睡。在接到项目部可以返岗的通知后,摆在他面前的是“过五关斩六将”的返岗路。当父母听到他要回去上班的想法后,一向健谈的父亲吞云吐雾陷入了沉默,母亲一边劳作一边碎碎叨叨着“车都没得,囊个走得了嘛!”“你们那些同事都回去了麦?”“就不能跟你领导商量晚几天去吗!”他们最终还是被打败了,即使堆砌在他们满脸裂痕里的一个个担忧也没能拦下他,长大后的他越来越不听父母的话了。

  因为路途远,所以需要早晨六点就出发。母亲照例第一个起床,五点多就叮叮当当的在厨房里忙活着。他说他至今仍不明白,不管是她以前送丈夫,还是现在送儿子,为什么不设闹钟的母亲比闹钟还准时。当他收拾完下楼时,母亲刚好把面条放进了锅中,里面还煮着他爱吃的配菜。父亲递给他一些不知从什么地方寻到的口罩,教他哪个戴在里面、哪个戴在外面。临行前,父母想给他一些路费,他没有接下,或许在他们的脑海里,还没有意识到他是一个已经在上班的人。上车时,他母亲一遍又一遍的唠叨着要他戴好口罩,原本不同行的父亲,突然又坐上了后排,在孩子与司机的聊天中与漆黑融为一体。父亲下车后,朦胧的灯陪伴着汽车继续在孤独的黑夜中前行。看着窗外急速倒退的山影,他的视线有些模糊,他心中似乎有壶苦涩的酒在上下颠簸。

坚 守

  他是一名普通的安全管理人,今年是他参加工作的第三个年头。当听闻项目可以返岗的讯息后,面对疫情的严峻形势、社区的封闭管理和交通的出行限制,他义无反顾成为项目第一批“逆行人”。解除观察后,他频繁穿梭在项目驻地和各工点之间,一边在各个工点的办公、食堂、餐厅和宿舍等区域全覆盖的张贴疫情防控宣传资料,包片负责督查一个工点的疫情防控和务工人员的体温量测工作,确保防疫不留死角、不留盲区、不漏一人;一边持续开展安全质量大排查,消除各类安全隐患,切实保障现场人员的身体健康与生命安全,同时,着手对进场人员开展安全质量交底教育和考核,确保项工程实体达标。

  在项目复工的第一天下午,他一直在现场盯着放炮安全,所以晚上七点五十多才回来,在办公室遇到他时,看到他正在泡面,我提醒他食堂蒸箱里面给他留了饭菜,却忘了这个时间点饭菜已经凉透了。他笑着对我说简单吃了几口,再吃桶泡面就可以了。我八点下楼时,我听到有人正在楼下叫他。当我再次回到办公室时,我看到泡面盒子还放在他办公桌上,吃泡面的叉子干净的插在上面,里面的泡面已经泡好了、泡烂了……

离 别

  他有一段不平凡的过往,曾在炼狱里锻造乐观的心态,在深渊中寻到向上的自我。他是一名出色的同事,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,两年的职业生涯中满载荣誉,获得了项目上下的一致好评,为前行路上的年轻人树立了榜样。

    前段时间,他自愿申请到条件比较艰苦的项目工作,明天即将起航离开这个生活了两年的地方。受疫情影响,这场离别注定悄无声息,没有狂欢,也没有落寞,我想只有办公室里椅子的内心才会有些许的空空如也。项目部的几个同事简单的为他办了一个欢送会,共同回溯过往、畅谈未来,一边用欢声和笑语掩饰着内心的深深离愁,一边把祝福和祈祷悄悄地装进他的行囊。那一刻,他仿佛成了一个即将离家踏上旅程的游子。早晨,他把宿舍钥匙交给了室友,把工作资料交给了同事,带着三包行李坐上了汽车,我背过身没有目送他远去。这一年,我迎接了一些同事,也送别了一些同事,有些人、有些事就变成了记忆里的一颗颗小糖果。

  这里,有一个华丽的舞台,一个平凡的群体,每天都在演绎着精彩的小故事,使单调的生活色彩斑斓,让忙碌的工作绚丽多彩。


作者:重庆市云阳县 五公司郑万三分部